欢迎来到红网舆情频道!登陆注册
0731-82960346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食品消费 >> 正文

举报过期食品奖励两角:鼓励维权需有诚意

2019/1/17 16:58:12 来源: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浏览:20370
阅读背景

  近日,媒体报道,2017年3月消费者贾某某在济南某超市购买2.02元过期食品后,向济南某区食药监局举报,食药监局对该超市没收违法所得2.02元并罚款5万元,向贾某某支付了“案件货值金额的10%”即两角钱作为奖励。贾某某认为奖励款少了,将该区食药监局告上法庭。一审法院认定奖励两角钱并无不当,贾某某上诉。1月2日,济南中院二审判决,至少奖励2000元,责令该食药监局对贾某某重新奖励。


  舆情脉络

  1月2日,澎湃新闻报道了题为《消费者举报超市过期食品被奖2毛钱,法院:少了,至少奖两千》的新闻。据悉,2017年3月13日,消费者贾某某向济南某区食药监局举报一超市销售过期食品,并申请奖励。同年9月4日,该区食药监局认定贾某某举报事项属实,对销售食品的超市没收违法所得2.02元并罚款5万元,向贾某某支付了两角钱作为奖励。

  贾某某认为奖励款少了,将该区食药监局告上法庭,要求重新奖励。一审法院根据《济南市奖励办法》中对一级举报奖励的规定,“按案件货值金额的10%给予奖励”,认定奖励两角钱并无不当。贾某某不服,坚持上诉。2019年1月2日,济南中院官方微信公布该案二审判决结果,认为该案中应适用奖励金额更高的67号《奖励办法》,至少奖励2000元,责令某食药监局对贾某某重新奖励。

  据悉,该案中,该区食药监局在二审法庭调查结束后向法院提交了《关于对贾某某相关情况的说明》及相关证据,主张贾某某系“职业打假人”,并存在涉嫌敲诈勒索、扰乱行政机关办公秩序等行为。但是,济南中院未采纳上述证据。

  报道刊发当日,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网、《新京报》等媒体陆续对此案进行转发,迅速引起公众关注。1月4日,新华社发文指出“举报过期食品被奖两角钱,是何导向”,与此同时,《北京青年报》也表示要“谨防‘举报奖两角’的负激励效应”,《齐鲁晚报》则认为,“举报过期食品只奖两毛更像‘逗你玩’”,舆情热度持续攀升。

  1月6日,《北京青年报》刊发题为《打假奖励金 从2毛涨到2000元》的文章,对话当事人贾某某。贾某某称,新的奖励金2000元已经拿到了,是按照罚款4%比例给的。对这个结果可以理解,但谈不上满意。因为按理来说赢了官司,食药局就可以选择在4%至6%的区间内进行奖励,那为什么不选择6%?

  对于济南某区食药监局认为其为职业打假人的的言论,贾某某表示,国家法律上没有职业打假人这个标签,作为公民,自己有监督食品药品安全的权利。


  舆情反馈

  澎湃新闻:鼓励打假就不能闹如此笑话

  严格说来,国家《奖励办法》属于立法意义上的部门规章,而《济南市奖励办法》只属于一般规范性文件,因为济南市食药监局和市财政局没有地方规章制定权。在地方一般规范性文件若同上位立法不矛盾,适用起来有利而非有害于行政相对人时,还是可以承认其效力的。济南中院的终审判决难能可贵之处正在于,它承认两者都有效力,并遵循“有利于行政相对人”的原则下判,责令重新奖励。

  《北京青年报》:谨防“举报奖两角”的负激励效应

  举报商品市场中的假冒伪劣现象,是法律赋予社会公民的民主监督权利,也是公民协助政府部门管理好市场经济秩序、维护消费者正当权益的一种责任担当。“举报有奖”无疑是对公民履行监督之责的充分肯定与务实鼓励。但透过济南某区食药监局对举报过期食品的贾某某给予的“两角钱”奖励,人们却丝毫感受不到这种正向激励的味道,反而有一种被调侃、被嘲讽的异样感觉,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对公民监督权的不敬态度。

  也许,价值2.02元的过期商品的确标的太小,可就是这样一个货值2元的违法所得,食药监局对销售过期食品的超市却是罚款5万元。罚没款项顶格处置,奖金数额从轻发落,这“一大一小”让举报者情以何堪?

  《新京报》:食药安全的分量应与奖励举报的力度正相关

  在没有上级机关裁决时,貌似选择地方政府规章也没有什么不妥,但从奖励举报人、促进食品安全的立法精神出发,作为执法部门,显然应选择更有利于举报人的部门规章。或许,有人对此心存忧虑,认为在奖励举报人上“就高不就低”,有可能刺激职业打假行为,进而扰乱食品药品监管秩序。在这起案件中,某食药监局就向法院主张,贾某某系职业打假人,不应当给予奖励。

  其实,职业打假人与其可能滋生的乱象应分开来看。前者并不为法律所禁止,从现实看,重奖也有利于加强公众监督、维护食品药品安全。至于伴生的敲诈勒索、扰乱行政机关办公秩序等违法行为,依法追究即可,并不能因此否定职业打假人。民众生命重于天。食品药品安全的分量有多重,奖励举报的力度就应当有多大。


  网民观点选摘

  抽取2391条网民观点,通过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观点挖掘系统解析发现,网民关注地最多的是山东、上海、广州,关注最热词为“打假”“奖励”“过期食品”,整体舆情趋势逐渐平缓。

  @穆然琪琪:这次奖励两角,下次有谁还愿意监督维权?

  @吹不散的骄傲:举报维权的成本太高,或许会出现负面激励效应吧。

  @小花花:消费者今后在遇到这类问题时,还会选择不怕麻烦地向监管部门举报吗?恐怕直接跟超市大吵大闹一场,获得的赔偿也远不止两角钱吧。

  @阿新:食品药品安全监管部门要当好食品药品安全的守护神角色,保障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最应该“冷面相对”的应该是那些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商家,而不是举报商家不法行为的普通消费者和“职业打假人”。


  舆情观察

  食品药品安全事关民生大计,一向都是各监管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然而,消费者举报过期食品却只得到了两角钱的奖励,该区食药监局的决定和一审判决结果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二审判决出来后,舆论的关注点主要集中于两方面:一是为何一审、二审判决赔偿数额差距如此大,两次判决是否都于法有据;二是如果贾某某是“职业打假人”,二审判决是否有“助纣为虐”之嫌疑?

  公开资料显示,该区食药监局的奖励依据与一审法院的判决依据均是《济南市奖励办法》的有关规定。据悉,《济南市奖励办法》于2016年1月1日由济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济南市财政局发布,有效期5年。但是,2017年8月9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公布并实施了67号《奖励办法》。新的《奖励办法》明确规定:“属于一级举报奖励的,一般按涉案货值金额或者罚没款金额的4%—6%(含)给予奖励。按此计算不足2000元的,给予2000元奖励。”按照这条规定,被举报的出售过期食品的超市被食药监局罚了5万元,举报人获得的奖金应当是2000元。诚如二审法院指出,作为执法机关的地方食药监局,应当按照新法优于旧法原则和有利于行政相对人原则,根据最新修订的部门规章对举报人进行较高标准的奖励。

  而且,对于该区食药监局称贾某某为“职业打假人”,应该认识到,无论是由食药监局向企业罚款,还是由消费者举报企业的假冒伪劣产品,都是对企业的监督,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维护依法经营、诚实守信的良好市场秩序,引导企业重视产品的品质、改进生产经营模式。来自相关部门的监督,虽然更为直接,监管力度也更大,但是在灵活性和覆盖面上,却不如来自消费者的监督。因此,任何消费者都有权利对销售过期食品的商家进行举报,并获得奖励。

  此外,即便是贾某某为“职业打假人”,但也与按照法律法规对其进行奖励不矛盾。最高法2017年5月19日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中指出:“我们认为目前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也就是说,在食品、药品领域,知假打假一定程度上是被允许的。而且,是先有假货才有“打假人”,倘若营商企业均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生产、销售产品,又何来“职业打假人”?

  可见,对危害食品安全的行为要零容忍,既要对相关营商企业严罚,同时,也要拿出诚意来鼓励消费者,而不是用两角钱对消费者维权行为进行敷衍。


分享到: 0
点击 排行
舆情 案例库
意见 领袖
别在网络上召唤极近来的网络舆论场延续着过去的热闹、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