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红网舆情频道!登陆注册
0731-82960346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舆情聚焦 >> 正文

贺弘联:新媒体是支配力、生产力,也是新经济

2017/8/31 9:25:09 来源: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浏览:17857

8月25日,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中国经济网和内蒙古自治区网信办、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承办的第十七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呼和浩特举办。图为湖南红网新媒体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编辑贺弘联在论坛上发表演讲。丁亦钒/摄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呼和浩特8月25日讯(记者 王晓彤)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中国经济网和内蒙古自治区网信办、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承办的第十七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呼和浩特举办。湖南红网新媒体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编辑贺弘联结合红网的运营管理经验分享了自己对新媒体,尤其是主流新媒体的理解。

  贺弘联认为,新媒体在智能的媒体时代中是一种支配力、生产力,也是一种新经济。从红网在2017湖南特大洪灾中产生的影响力,再到为老百姓所信赖的留言办理机制,贺弘联结合实际管理经验,提出新媒体应拒绝“被边缘化”,加强“用户思维”增强媒体黏性,抓住实体经济和注意力经济的发展机遇寻找新盈利模式,坚持走群众路线,做到有情怀、有担当。>>>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附文字实录

  刚才认真听了两位老师的演讲,很受启发,特别是宋建武老师给我解决了很多思想上的困惑。我到红网新媒体集团也就三个月时间,我在新闻战线上21年,一直从事管理工作,当一个指挥者到一个地方去精准打靶的时候,我觉得面临的问题特别多。今天本来是想向各位专家、大佬和同仁们讨教的,是来解惑的,但是现在让我来讲“新媒体遇上新市场”这个话题,我只能站在我的角度,从我对新闻和新媒体的理解,以及红网怎么承担主流媒体的重任这个角度,谈一些我的感受。

  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我们这个世界。网络社会,不仅仅是一个更高级的文明形态,也不仅仅是全新历史的发展阶段,更是一种全新的社会结构和社会生态。我们从办新媒体到怎么更好地办媒体,必须深刻认识这个时代的大背景,真正把自己的站位搞准,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

  伴随互联网迅猛发展的烽火狼烟,我们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时代,叫做“技术和思维说话的时代”。今天上午也好,下午也好,你看到技术的驱动力是多么强大。同时,这还是一个观点为王的时代,因为进一步整个舆论场已经走向圈群化、碎片化、个性化。在所有信息当中能够留下来的是什么?还是你的观点,是你的思想。

  我去了红网以后,过去他们提新闻立网,我说立不了网,在这样一个信息海量的时代,一个地方新媒体的新闻可能立不了网,关键还是靠观点。观点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原创,还可以做观点聚合传播,甚至很多签约作者都可以聚合到我这个平台上来,这是我办网一个重要的理念,是我们必须具备的互联网思维。

  新媒体如何担当大的使命?每一个社会,媒体始终都具有一个强大的社会支配力。我们这个新媒体如何能够提供一个强大的社会支配力?这可能是一个国家层面需要考虑的战略问题。智能的媒体时代,给我们的国家管理提出的挑战是非常严峻的。下面我讲三个问题。

  一、新媒体是一种支配力。

  我们认识和理解网络社会的逻辑起点就是连接,因为连接,人们获得了特殊的网络赋权,7.51亿网民的思想上了网、行为连了网、生活入了网,所以借助技术的力量,改变将成为永远的进行时。

  托夫勒曾经说过“谁掌握信息、控制网络,谁就拥有世界。”现实已经有深刻回答,我也有深刻感受,这句话对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新媒体的同志来说依然是管用的,而且也是有效的,也见证了这么一个时代。

  基于舆论传播学“信息脱媒”“观念脱敏”的现实规律,新媒体如何担当主流引领的重任,成为价值符号、意义媒体,是一个全新课题。我做红网时刻新闻客户端,7月份以后,感觉到这些粉丝活跃度有所下降,后来我们采取另外一个手段来提升了活跃度,这就说明我们采取的这些渠道、这个平台不是一成不变的:当受众的新鲜感过去以后,你就沉寂了。包括一些大的客户端,我曾经用的比较多,但是现在面临它给我带来信息孤岛,同类信息的泛滥,让我不厌其烦,所以干脆就卸掉了。新媒体做客户端带来的问题是什么?从我个人角度来讲,信息的同质化引发的信息孤岛效应,是一个信息传播力的重大问题。因为大量信息特别是境外信息的涌入,包括微信信息的涌入,信息在脱媒,观念在脱敏,既给新媒体发展带来重大的机遇,同时也队我们国家管理层面提出了重大挑战。

  怎么认真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建设一批主流新媒体,使之成为引领社会方向的价值符号和主流力量,是国家所需、时代所唤,是主流新媒体能否担当信息社会支配力的重大考验。

  2017年湖南遭受了特大洪灾,在这个过程中,红网从一开始到最后结束,我们坚持把它从一个信息媒体变成了一个意义媒体、变成了一个符号媒体,真正在这个重大事件中实现了大影响,特别是形成了新的社会支配力,为凝心聚力、众志成城发挥了重要的舆论引领作用。

  “去中心化”“被边缘化”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潜台词。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深刻的警醒我们“不要被边缘化”,我理解被边缘化就是被革命,在这个时代,被边缘化就是一种被动,就是一种被革命。

  二、新媒体是一种生产力。

  新媒体是离网民用网习惯最近的渠道和平台。我今年研究了红网所有的数据,感觉到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红网的PC端依然非常活跃,论坛PV流量是1.02亿,整个上半年网上流量达到3.75亿。我们的APP新闻客户端不如PC端,这是为什么?我们初步分析,主要是我们的PC端的内容比APP要丰富得多,说明内容为王是真正的王道,说明红网网友的忠实度和高黏性是红网非常特殊的一大亮点。

  作为渠道、作为平台,本身就是渠道生产力和平台生产力。新媒体还是一个创意经济的发祥地和放大器。我们过去也提创意经济、也提创意文化,但是真正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创意经济更多来自于新媒体,新媒体真正可以做的就是创意经济。思想走多远、创意有多深,产品就能走多远、价值就有多大。

  我们现在把很多新闻理念嵌入到共享单车,包括无人超市里,我们已经开始嫁接,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一些尝试,下一步再跟大家分享。

  新媒体和创意经济根本的发力点就是形象的塑造力。作为权威主流媒体的生产力都来自于我们对于形象的塑造力。红网目前是“网报端微视屏”六大传播矩阵,有4150万用户。但是怎么用好这个生产力,仍然需要我们不断去摸索。从办新媒体的层面看,有两个要点需要把握:

  一要有云端思维。要站在高处,不能被云山雾罩。二要有用户思维,让担当与情怀为新媒体注入不竭动力。红网在六位一体所有矩阵中间,坚持走一条“党性与人民性的高度统一”的路子,这就回答了红网为什么有这么强的黏性,是因为它始终让党的声音传遍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我们有137家分站,每一个县都建有一个分站,实现让党的声音直达神经末梢。同时,我们有一个百姓呼声、问政湖南等网络问政栏目,网民在我的平台上反映问题,就能解决问题,这是我们平台黏性的根本所在。

  三、新媒体是一种新经济。

  新媒体本身就是新经济,能否善用新媒体就是一种经济能力。对各个互联网新媒体来说,现在更多的是为企业做舆情服务、危机管理。我们通过“互联网+”,让它的思维融入到互联网时代中间来,让它的产品插上互联网的翅膀。现在要解决的问题,从“+互联网”完成“互联网+”只是第一步,如何实现“互联网+”的融合,不要被互联网给夹住,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重大问题。

  实体经济+注意力经济,是新经济的一个基本模式,现在是酒香也怕巷子深,无粉丝不品牌,越来越显现得更为突出。新媒体本身也是新经济的一片蓝海,所以今天很多企业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在湖南很大一部分年轻人都向往在互联网或互联网相关领域就业。

  政务服务,事实上也给我们带来非常好的盈利模式。新媒体怎么去找盈利模式,这是真问题。

  新媒体未来还是要坚持走群众路线,就有未来。

  红网的留言办理机制非常完善,各个县市区留言办理,累计为各类老百姓提供服务21万次,协调解决群众问题10万多个,把很多舆情都解决在萌芽状态中。今年5月份在全国第一个成立的网上群众工作部,而且所有提交的都是实名制。采取实名制以后,对网上的投诉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为什么没有减少?因为民众的诉求是刚需,我们建立这样一个有效的渠道去解决它,事实上对于网站而言就是生产力。

  现在,我们所有市政党政主要负责人都在做这件事情,努力在构建一个疏导网上民意的最短路径。今后有机会,欢迎大家多到湖南去走走,多到红网来指导。谢谢各位!

 

 

分享到: 0
点击 排行
舆情 案例库
意见 领袖
别在网络上召唤极近来的网络舆论场延续着过去的热闹、活